暗夜的个人妖力空间

【投喂】不归路

略微三观不正?
药/物成/瘾情节有
只是随便撸的片段
谨慎阅读_(┐「ε:)_


纯阳:上官敬×藏剑(兄):叶清河
长歌:杨燕云×藏剑(弟):叶雪河

一两丹砂打作底、二钱雄黄碾成末、三件曾青煮后磨、四把慈石研如沙,混入五勺凝丹粉,再把那白矾入水浇,送入丹炉练一宿,五石仙散便成了——
上官敬坐在一间僻静的屋子里配制_服丹方,他一边动手一边在心里默唱,这是他打小养成的习惯,纯阳宫里的老道们为了让道童能尽快记住丹方,编了各式各样的顺口溜叫他们背诵,上官敬听得多了,也就学会了自己编撰。他每十日便要炼上一炉五石仙散丸,一炉能出五十颗,堪堪够给叶家那位清河少爷享用。
这五石仙散,是他按照古时候流传下来的寒食散秘方改制而成,上官敬去掉了寒食散大半的毒性,也使那药性温和了许多,但做出来的依旧是大毒之物,此物易上瘾,极难戒,绝不是普通人该碰的玩意,而那富甲一方的叶大少为何要吃这害人毒物,这还得从他的家世说起。

江南叶家之所以名声在外,靠的是叶家所建的藏剑山庄锻剑铸枪的本事,但将他们造的神兵宝甲一路卖到天南地北的,则是叶家浩浩荡荡的商队,上官敬认识的那位叶大少的父亲,就是负责叶家往京_城方向去的商队之人,他们隶属于藏剑山庄二庄主叶晖门下,专注于生意来往,比起山庄中的其他人少了一分豪迈,多了一分圆_滑,他们的家也不同于山庄中其他几位庄主门下,而是更像是富豪乡绅之家,好在家中子弟之间还算和睦,没有外头那些争来抢去互不相让的戏码,也算是对得起叶家甚严的家规了。
叶清河有个幼弟叫叶雪河,自幼顽劣,不愿认真学习经商之道,好在叶家有大少爷做顶梁柱,深得叶老_爷宠溺二少爷每日游手好闲也不碍事,哪知这几年他突然起了争斗之心,叶清河猜测弟_弟大约是听信旁人的闲话,比如大少爷“溺杀”二少爷好夺得家产之类的,叶大少平日里事务繁忙,几次想要和弟_弟解释皆未能找到机会,开口的心便渐渐变淡了,转念觉得趁此机会让这小兔崽子学学本事也是不错的,于是吩咐管事拨了几个小打小闹的生意给叶雪河练手。
叶雪河并不笨,他仅靠着油嘴滑舌也能挣得几个铜子儿,更别说有兄长帮衬着做买卖了,见幼子徒然开窍的叶老_爷老怀甚慰,对其大加赞赏,然而叶雪河的名声还是没什么变化,毕竟叶大少从十四岁起跟着叶老_爷跑商线,二十岁正式接手叶家至京_城的生意至今已有七年,树立下的声望哪是叶雪河几笔小单子能比得上的。叶雪河不甘心,想_做大买卖却苦于没有兄长那般神通广大的门路,只好奋战与青楼酒肆之间,试图结识更多的商人,叶清河派人在暗地里盯着保护弟_弟的安全,却被误以为是监_视,叶雪河一次次想要摆脱兄长的手下,某次逃脱的途中竟误闯了城中第一楼天悦阁的顶楼,碰上了位高权重的扬大人——
这也许就是命中注定的劫_数吧。
也不知那位扬大人是看重了叶雪河哪里,竟肯出手帮他揽了笔大生意,那可是叶家从未接_触过的买卖,叶清河得知消息后百思不得其解,那位扬大人他也见过,高深莫测极不好对付,他权衡利弊了很久才决定不与对方周旋,自家弟_弟何德何能叫那样的人物帮忙?定有蹊跷!叶清河担心幼弟,接连追问,叶雪河却一个字都不愿相告,他做成了如此大的一笔买卖,人人对其刮目相看,一时间风头无两,哪会愿意将其中辛密告知他人?直到有一天叶清河亲眼见着幼弟与那位大人在暗处私会,举止亲_密,神态浪荡,这才如被人当头喝棒一般顿悟——叶清河这是卖了自己换的机会!

去年开始,上官敬已听了无数次关于叶雪河与那位大人的倾诉了,说起来,他最初与叶大少相识就是因为听对方发牢骚,那是在一个茶馆里,当时还是云_游道_士的上官敬只不过是想从神情苦闷的叶清河手里骗些钱财,哪知这一“骗”就脱不了身了……如今四五年过去,他早已不再云_游,而是变成了叶家专属的方士。
大约是一早见过了叶清河狼狈面貌的关系,上官敬除了本职的风水炼丹工作外,还经常被叶大少抓_住吐苦水,多数都是关于叶二少的事情,换做别人,上官敬肯定早就甩袖子走人了,可一见到叶大少用那张端正俊秀的脸摆出苦恼的模样,他就狠不下那个心,只好煮上一壶清茶,默默地听人说话。他也是知道叶二少的,比起手段老道的叶大少,二少显然稚_嫩了许多,但自从搭上了扬大人,叶二少便时不时能捞到些好处,众人面上不显,背地里却时常议论他……上官敬对叶二少跟那位大人之间有什么交易不感兴趣,他只知道,叶清河对此十分担忧。
“想我叶家在江南也算是名门望族,不愁钱财不缺名利,雪河却为了赌气如此糟蹋自己……!别人也就算了,遇上的还是那位大人,我想帮他都插不上手啊!”
叶清河再怎么痛_心_疾_首,叶雪河也毫不在乎,刚满二十的他觉得这代价也不算什么,何况付出代价的对象还是那个俊_逸潇洒的扬大人呢!父兄的规劝只让他烦躁,若是说的重了反倒叫他更加不愿意回头。
上官敬觉得这也没什么,叶雪河如此任性,不如就让他摔个跟头,知道痛了便清_醒了,可叶清河舍不得啊,于是上官敬就只能一壶茶一壶茶地陪叶清河,说些体己的话宽慰他,一点点开导他对孩子也要适时放手。

之后的日子里,叶家接连不断的出了好些事,先是族中有人提出叶雪河资历尚浅,不足以负责大笔买卖,想要强行接手分一杯羹;再来是生意场上的部分商贾因背后之人朝中站队问题表示不再往来;就连叶清河自己亲自主持的事情也出了问题……所有的事情挤作一堆,把叶清河忙的团团转,几天几夜都没合眼。
结果还是出_事_了。
几个月前叶清河在县令手里买了一块地,那地里圈了一个小村落,统共三五户人家,叶清河本是打算同村人谈好补偿再拆_房的,可他忙糊涂了,在发现那块地还未动工时将手下痛骂了一顿,勒令他们即刻开始动作,手下便不管不顾地前去推_倒了村_民的房屋,村_民在反_抗中甚至被打死了几个,事情闹到了官_府上叶清河才赶到,动了关系勉强将事情压了下来。
然后他开始做噩梦。
到底是做了亏心事,叶清河的夜里不好过起来,他原本喜欢听上官敬宣讲道法,进而平静身心,现下却要求上官敬在睡前给他念道经来稳定心神,即便如此,叶清河的脸色依旧不见好转,上官敬知道这是因为他下意识觉得自己害死了人,再加上太疲累才会做那些噩梦,但叶清河这般憔悴,终日闷闷不乐的样子看得_人_心疼,上官敬便推了一份丹药到他面前,正是那五石仙散。
——倒不是上官敬故意害人,那日是他摸错了瓶子,误将五石仙散当做安神丸送了过去,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叶清河用了药,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轻_松快活,他只吞了一粒,不过两息便开始浑身燥热坐立不安,上官敬察觉不对,倒出药丸一闻便知大事不妙,赶忙脱了叶清河的外衣鞋袜,只留一身亵衣在身上,拉着他往后院走去。
上官敬的后院里有个池塘,种了荷花,养了锦鲤,十分得他喜爱,平日要是谁想下水那是万万不能的,此时却顾不得了,连拖带拽的迫使叶清河绕着院子走了几圈,上官敬一咬牙,狠心将人推入了池中,他自己也立刻跟了下去,池塘不深,水淹至腹部便能踩到底,上官敬一手抱着叶清河一手撩_起池水泼向他,一脸担忧,而叶清河呢,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软若无骨地靠着上官敬,一脸迷醉。
之后,叶清河甚至勃_起了。
上官敬有些为难,他知道五石仙散能使人感到如梦似幻,飘飘欲仙,也会使人升起强烈的交_合欲_望,在药效的作用下,性_事的需求和快_意会被无限放大,故而很多邪道中人会用此毒物迫_害他人,抑或聚众淫乐,其场面之不堪,常人难以想象。
如此条件下,上官敬在为难自己该不该趁机睡了叶大少。
他也不知自己是何时对叶清河动了心思,原是打算不知不觉占点便宜就好,哪知会遇到这等场面,此时不上……他定会后悔一辈子!

完整版走微博↓
http://m.weibo.cn/1801742864/4102339109715247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