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的个人妖力空间

【微博藏受产粮活动】曈胧(上)

cp是花咩叽,目前内容是花藏
抽到的数字是11号,题目是一段歌词:
“我的爱情比你早 却一直放在心上 后来你们之间的变化 我不想再多说话”
感觉又文艺又忧伤[允悲]对我这种肉文选手来说太愁人了
所以这次的cp是这样的↓
万花:方展(字开远)→藏剑:叶云启⇆纯阳:华煦(号栖云)
这文是在我出差累成狗的间隙写的,叙事结构好像有点问题[允悲]反正我也不指望得奖,重在参与嘛,试试新的故事类型
哦对了,题目曈胧的意思类似蒙眬,但我记得又可以用来形容太阳刚出来时候的光……想了半天就选这个做题目了
本篇无肉[二哈]


———————————

夏日炎炎,纵有河风吹着,方展乘着渡船到达藏剑山庄之时面上还是冒了一层薄汗。下船后,他人还未站稳便听到了叶云启在不远处招呼的声音,抬头一看,那人已奔了过来,也不知是在日头下等了他多久,脸都晒得通红了,额上汗珠滚滚而下,破军衣袒露出的小片胸口也缀满了汗光,方展垂着的手指微微一颤,抬手给了叶云启一个脑蹦儿:
“这么怕热不会在屋里等我吗?跑出来作甚。”
“哎呦!”叶云启捂住额头:“我这不是怕你头一回来找不着路嘛,不识好人心,藏剑山庄可大着呢!”
“派个童子来候着就是了,哪儿用得着自己出来。”
叶云启见他看傻子似地看着自己,翻了个白眼:“你当这是你们万花谷呢,随便喊一个徒子徒孙就能支使了,藏剑山庄的下人多是庄主本家在用,接着是身上担了职务的师兄师姐身边会有几个,再就是上了年纪的、岁数太小要人照看的,剩下的都有各有各的职责,哪能替我干跑腿的事。”
“哦?感情你还是个没人伺候的假少爷。”方展笑了,他快速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盖到叶云启脸上便是一通揉,弄得对方哇呀乱叫,慌忙退了两三步才逃脱了去,叶云启横臂挡着自己的脸,拿小眼神恨恨地瞪着他,方展见状笑的更欢,把帕子扔到他怀里道了一句:“记得洗干净了还我。”便当先一步走向了山庄的大门。
掏出拜帖交于守门的藏剑弟子后,叶云启先带方展到客房安置了行囊,然后把人拉到了自家所在的院落里认路。这两处相距不远,要找人也十分方便,方展记完了路线顺势坐进了叶家屋内喝茶,叶云启瘫坐在他右首,正拿着把折扇用力挥着,试图驱散周身的热气,他瞧一眼捧着热茶穿着儒风衣的方展就撇一下嘴,几次下来忍不住问道:“开远哥,你不热吗?”
“心静自然凉。”

方展字开远,年长了叶云启五岁,是被叶云启从小叫着哥哥长大的,这二人之间虽无血缘,却胜似血亲。叶云启年幼丧母,当铸剑师傅的父亲一心都在锻造之上,很少分神去教导幼子,以至于叶云启儿时脾性之差,说是顽劣不堪也不为过,别说上房揭瓦了,就是再厉害十倍的勾当他都敢做——有一次他甚至惹得罗浮仙拎着领子亲自把人“送”到了叶父门前,叶父一问,这小子竟然往庄主头上扔毛毛虫,被庄主发现了还敢耍赖皮!真是胆大包天了!
事发后,叶父也尝试过去管教他,可看着只到自己大腿高的幼子那张与亡妻有七分像的面庞,却怎么也下不了手,数次高高举起的手最后也只能轻轻放下。叶父对此深觉有心无力,万般无奈之下唯有托付给老友——一个万花谷书圣门下的老头,也就是方展的师父,堇先生——寄望于他能够设法扳正叶云启的性子。
因此,叶云启六岁便被送入万花谷修身养性,谁都没料到,他这一呆就是十年!原来,叶云启虽是天天在堇先生的“逼迫”下习字练画,没过几年却也真心喜欢上了舞文弄墨,自发留在了谷中求学。笔墨书法当真磨平了他这刺头,使他变得平心静气了,万花谷内悠然自在的生活更是让他懒散了不少——教他的那位先生从未发觉过这点,一是因为叶云启在夫子面前总是表现得很好,二是因为,有方展在给他打掩护。
方展是极会偏袒叶云启的,要知道,叶云启每年只在逢年过节时才会回山庄看望过父亲,剩下的时间,大都是与方展一同度过。他拜堇先生为老师,算是方展半个师弟,但他幼时却从不喊方展作师兄,只肯喊他展哥哥,喊到方展及冠后取了字,便换成了开远哥——这可是他们初相识便定下了的称呼:
那是叶云启第一日入谷的时候,他起初自是不愿意来什么万花谷的,被叶父绑了扔上马车后一路上也是各种闹腾,又是跳车逃跑又是绝食抗议,什么都干过,饶是堇先生定力十足也被他闹得心烦。好不容易到了万花谷,忍了一路的堇先生便假意做出一副坏人面孔对小云启道:
“端看你这一路的表现,我便知老叶为何要把你托付给我,真是比猴儿都皮!不过在我这儿可不会再让你这么疯疯癫癫的,从明日起我会亲自教你规矩,什么时候学好了,你爹才会考虑接你回去。”
言毕,堇先生转身带人安置叶云启那足足一马车的行李去了,留下被松了绑的小孩一人坐在三星望月下的一个亭子里发愣。小云启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一时间也不敢乱走,心里想着方才堇老头说他爹把他送了人,又想着也许这辈子也回不去藏剑山庄,忍不住哭了起来。他哭声响亮,引来了碰巧路过的少年方展,方展见亭子里竟有个穿得金灿灿的小孩哭得凄惨,不免有些好奇,便走近了去逗他:
“你怎么啦,怎么一个男孩子还这么能哭?”
“干……嗝、干你什么事!”
叶云启边哭边做出凶恶状,看得方展直笑,把人抱起来哄道:“呦,瞧你年纪不大,脾气倒不小,来跟哥哥说说,干嘛哭鼻子啊?”小孩倔强地撇过头不肯说话,眼泪倒是流的更凶了,方展眼见这漂亮小孩噘着嘴哭得一抽一抽的,竟觉着有些心疼,可他生来不会安慰人,只好把人放下,装作不耐的模样道:“不说话?那我可要走啦。”
小云启闻言瞪大了眼睛,看他真往外走了急忙喊了起来,他到底还是怕一个人呆着,把人叫回来后哽咽着将事情说了一遍……小孩情急之下说得颠三倒四的,方展倒也听明白了,他捏住小云启的脸道:“你傻啊,堇先生显然是在骗你,你爹不会不要你的,他就是想让你在这里住一阵子,有什么好哭的。”
彼时方展十一岁,比六岁的小云启高了一个半头,小云启仰着脑袋看他,不由被一副小大人模样的方展说服了,他点了点头,因肉嘟嘟的脸蛋儿还被方展捏在手里,觉着有些疼了,眼眶里刚止住的泪水马上就又聚了起来,方展赶忙放手,掏出帕子给小孩擦了脸擤了鼻涕,抱到膝上哄着小声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我姓方,单名一个展字,你喊我展哥哥好不好?”
“我……我叫叶云启,展哥哥,你能在这里陪我吗?”
“当然可以。”如此,方展陪小云启一直等到了堇先生回来,堇先生见他俩亲亲热热的不禁有些惊讶,自己这徒弟向来心高气傲,怎么就看上叶家的捣蛋鬼了?再一瞧叶云启乖乖坐在徒弟怀里的小模样,此时收了脾气,脸上还带着一丝委屈的叶云启真是顶好看的小孩了,那双一看便是刚哭过的红眼更是叫人心疼,也难怪方展抱着人还满脸小心翼翼的神色。
堇先生摸着胡子点头,两个小的能和睦相处便再好不过,他想让小云启喊方展师兄,小云启嘟着嘴只肯喊展哥哥,堇先生瞧自家徒弟也没不乐意的样子便随他去了,他又让小云启认自己做老师,道:“你是藏剑山庄的人,不好叫我师父,我就当你的教书先生,教你断文识字,可好?”小云启哼了一声,回道:“你骗我!你是骗子!我才不要叫你老师!”
堇先生哈哈大笑:“你一路上折腾我这么久,我骗你一下也不亏的,你就乖乖在谷里呆着吧,等你性子定了,我就送你回家。”
叶云启就这么在万花谷中住下了,堇先生还给他送过一套万花弟子的衣服,小云启十分嫌弃那个颜色,基本不怎么会穿,大部分时间他都还是一身金灿灿的藏剑服饰。方展很高兴自家师门内多了一个好看的小师弟,每天都会去找他玩,几番接触,小云启的臭脾气便暴露了出来,方展未觉失望,只愈发觉得有趣,小云启每作一次死他就耍手段小小地惩罚小孩,以看小孩炸毛为乐,偶尔还会把人弄哭,可若是有其他人要训斥叶云启,那方展绝对就会护着,为此小云启对他简直是又爱又恨,苦于根本打不过方展又不想被他恶整,这才逐渐放弃了捣蛋作恶。

往事如昔,虽然如今的叶云启不太愿意提及过去愚蠢的自己,但方展可是把他做的那些事通通记在了脑子里,并且对每一件都如数家珍,有时候叶云启看到他仿佛都能看见那被他抓在手里的小辫子,刚离谷时叶云启也曾感到一阵轻松,但两年过去了,整整两年未曾与方展见面,曾经日夜陪在身边的人就这么分隔两地,又叫叶云启寂寞了起来,好在二人之间常有书信往来,多少可聊以慰藉,他也就开始慢慢习惯起了没有方展的日子。
然而回家的感觉并不十分美妙,叶云启离开的时间太久,山庄中人于他而言生疏得很,积劳成疾唤回独子尽孝的叶父头些日子还对他笑呵呵的,发觉了他在万花谷中养成的懒散性子便又开始横眉竖目——其实叶云启若只是变得散漫也就算了,当叶父得知他大事决断都习惯依赖方展时真是目瞪口呆,这万花谷的人怎的把他儿子给养成了这般模样?这岂不是给养废了?吃惊的叶父骂完儿子转眼又犯起了愁,养儿难,难如上青天!连堇先生那班厉害的文人都教不好的儿子,自己更是没辙了,还有谁能帮忙呢?要够严谨,够能耐的……比如,比如……
比如华煦!
叶父一拍大腿,终于想到个厉害的人选来。
华煦道号栖云,乃是纯阳宫里的道士,他剑法高超,道法精湛,在华山地界上是出了名的,但比起他的手段,华煦那副好皮囊更加引人瞩目,以“栖云道长,仙人之姿”开头的顺口溜在当地几乎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当然,这些话并不是说他男生女相,美如天仙,而是赞他仙风道骨,威仪天成,如此了不得的人物,教导个少年郎应是不在话下的吧。
越想越满意,叶父立马就写了封信给华煦,在信中答应了对方提了数次的铸剑请求,并注明此笔交易分毫不取,只求栖云道长能帮忙教导小儿云启。
信一送出,叶父便兴高采烈的把这件事告诉了叶云启,叶云启直接傻了眼,他才回家两年又要被打包送到别处去了?再一听那被托付之人如何了得,更是害怕将来没有好日子可过,当夜便悄悄写了封求救信飞鸽传书送往万花谷去,只盼他的开远哥能给他出出主意,救他于水火之中。可四五日过去了,方展却音信全无,好在叶父那边的回信也未到,叶云启整日提心吊胆地等着,直到前日他才终于收到了方展的来信。
方展在信中说要来藏剑办事,估摸着初十便到,叶云启这才把心安回了肚子里去——有哥万事足,这是他长年以来被方展惯出来的心态,也是叶父最不满意的地方,叶云启倒没觉着有什么不好,在他心里,方展就是他亲哥,他爹都比不上,自然是什么事都可以依赖的。

tbc.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