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的个人妖力空间

【祭品】天地之间

梦100/腐向/不出大天使不填坑
赛菲尔(日觉)×迪奥(月觉)

注意事项:
※po主玩的顺序是迪奥线→天地距离(相关故事)→赛菲尔线,所以就以这个作为时间线,本篇处于赛菲尔线开始之前,以及迪奥线处理为公主没有被啪啪啪的情况
※po主没有赛菲尔……借了媳妇的号看了月觉剧情了解人物性格,但是更喜欢日觉立绘,所以这篇是日觉赛菲尔~
※本篇前置剧情会比较随意~一切只是为了吃肉!

谨以此文,献给大天使做祭品~!求绿色up时大天使跟我回家么么哒!

☆.。.:*・°☆.。.:*・°☆.。.:*・°☆.。.:*・°☆☆.。.:*・°☆.。.:*・°☆.。.:*・°☆.。.:*・°☆

赛菲尔在一个午后巡视城下时,从某个假装围到他身边的男人手里得到了一张纸条,他不动声色地将纸条收到了口袋里,结束巡视回到城堡之后才在书房_中展开那张纸条仔细读了起来,那张纸条上只寥寥写了这么一句话:
迪奥王子情况异常,请赛菲尔殿下速来。
落款是那位唤_醒了自己的梦王国·特洛伊美亚的公主殿下。
赛菲尔微微皱眉,前些天也是因为这位公主殿下,他得以与多年未见的迪奥相聚在一起,度过了愉快的一天,那时候迪奥看起来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情况异常”了?
情报应该不是假的,那个男人是自己手下的情报员,专门负责传递来自地之国的消息,从没出过问题,所以……真的出_事_了?
唤来执事,赛菲尔吩咐了几句后示意自己要前往地之国,执事有些惊讶地问道:“您之前才去过地之国,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再次造访合适吗?毕竟我_国与地之国常年冷战……”
“冷战从来都不是我的意愿,再说了,即将举行的交邦复活节不也正是为了缓解两国之间的关系吗?正好可以用我的行为提前将节日气氛带热。”
赛菲尔起身整理了一下斗篷,看样子是打算立即出发了,执事躬身行礼恭送他的殿下离去,心里满满的都是对赛菲尔的臣服与骄傲。真不愧是赛菲尔殿下,从来都不会做出无缘由的行为来。

*☼*―――――*☼*―――――*☼*―――――*☼*―――――*☼*―――――*☼*

地之国的王室城堡前,赛菲尔一出现就被迪奥的乳娘梅莲拉走了,梅莲一边带着他往迪奥的房间赶一边解释道:“几天前我来拜访迪奥殿下和公主殿下的时候,发现公主殿下几乎被囚_禁在房间里,无论我怎么说迪奥殿下也不愿意放公主离开……迫不得已,我和公主只好请您来看看了。”
赛菲尔对梅莲的话感到诧异,囚_禁特洛伊美亚的公主?迪奥这是想干什么?没一会儿他们就到了迪奥的房前,梅莲敲响了房门喊道:“迪奥殿下,请开开门!赛菲尔殿下来看你了!”
一连敲了好几下,房门才从里面被打开,迪奥把那位特洛伊美亚的公主拥在怀里,下巴搁在她的头顶上,用极其慵懒的声调问道:“赛菲尔,你怎么来了?”
赛菲尔迅速扫视了他们两人一遍,迪奥上半身只穿了一件立领马甲,一根暗红色的围巾将怀中的公主与他缠绕在了一起,漂亮的手指捏着一根细长的烟斗,时不时吸上一口。从那烟斗中飘散出来的烟雾并不是平常的薄荷味,而是某种更加暧昧的味道……而那位被困住的公主显得相当的憔悴,神情恍惚地模样似乎诉说着她的无助,更奇怪的是,她连一眼也没有往赛菲尔这边看过。
“公主殿下,您还好吗?”
赛菲尔忍不住问了一声,却只见那孩子受惊似得颤_抖了一下,然后被迪奥抱得更紧……迪奥冷冷地回了一句“与你无关”让他不解地看向梅莲,却只得到对方无奈的摇头,赛菲尔思考了一瞬,向迪奥开口道:“迪奥,我是来跟你协商交邦复活节的事的,事实上我_国有部分大臣对这项活动的抵触情绪非常的大,有时间跟我详谈一下关于我们两国商品贸易之间的问题吗?我觉得这会是个不错的突破口。”
赛菲尔是个十分严肃正经的人,尤其在涉及政_治外交之类的事情的时候。此时无论是他的声音还是表情都如同清冷的流水一般,把迪奥从奇怪的情绪中洗刷了出来,虽然很想回他一句我才不管,但迪奥到底也还记得自己心底是想要和天之国恢复邦交的,皱眉犹豫了一会儿,他竟松开了怀里的人,让梅莲带她去花园里坐一会,然后,请赛菲尔进房内说话。
梅莲像怕他后悔一样把公主拉到了自己身边,向两位王子行了一礼,带着人离开了。
门被_关上前,赛菲尔好像听到了远远传来的,从那位公主口_中发出的压抑的哭泣声。

*☼*―――――*☼*―――――*☼*―――――*☼*―――――*☼*―――――*☼*

“——那,我们从哪里开始?”
迪奥引着赛菲尔做到窗前的圆桌旁,随意倒了一杯凉茶给他,赛菲尔一坐下就被迪奥呼出的烟雾包围了,甜腻又带点辛辣的味道猛地冲进了他的鼻腔和喉头,使他不停咳嗽起来,他连忙端起桌上的茶大口喝了下去,试图缓解喉_咙的不适,凉爽又微涩的茶水拯救了他,赛菲尔不禁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迪奥从头到尾都坐在一旁看着赛菲尔,在他缓过来之后又送了一股烟雾过去,被赛菲尔瞪了一眼后嗤嗤笑了起来,他最近吸的都是带有特殊效果的烟草,不知道会不会对赛菲尔有效?迪奥酒红色的眸子里带着满满的恶作剧意味,打量着分别了许久的好友,赛菲尔被看得发毛,清了清嗓子道:“迪奥,我其实是被请来的……你最近怎么了?”
迪奥一挑眉,做了个“我能怎么样”的表情,吸了口烟管低声答道:“什么事也没有……”
“可,我听梅莲说你对那位公主做出了不太妥当的行为,迪奥,你没有做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吧?”
赛菲尔担心地看着他,迪奥被逗笑了,把_玩着手上的烟斗说:“放心吧,那个女孩子可比你们想象的坚强……我倒是想下手,可被她拒绝了呢。”
“你!”赛菲尔被他满不在乎的态度气到,拍着桌子质问他:“你对那位公主是认真的吗?打算与她结婚的那种认真?和特洛伊美亚的联姻倒是桩美差,贵国的国王和王_后也不会拒绝,但特洛伊美亚的王室呢?梦王国声名在外,是否会愿意把公主下嫁给你?这些你都考虑过吗?”
“烦死了!”迪奥捂着脑袋吼道,“为什么要想那么多!这么多年了,她是第一个能够包容我那桩罪孽的人,我只想把她留在身边而已!”
提到“那桩罪孽”,赛菲尔的眼睛也黯淡了下来,他拉住迪奥的手,用_力地抱住了对方,身后的翅膀被他撑开,轻柔地将两人包裹起来,赛菲尔轻声安慰好友说:“那件事是我们的罪孽,真的要为之付出代价你也不应该找别人……迪奥,我会和你一起承担这份痛苦,我也会陪在你身边,只要这次邦交复活节成功,我们就可以跟从前一样……”
赛菲尔的话还没说完,迪奥竟然抬头吻上了他!沾染着重重烟草味的吻里有着让人心悸的疯狂,迪奥压着赛菲尔的头在他嘴上咬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放开他,用那种自以为挑衅的样子说:“可除了陪伴,我还需要发_泄,赛菲尔……你懂吗?”
被他莽撞的行为吓到的赛菲尔在震_惊的同时又对迪奥的压抑感同身受,这么多年,迪奥用吊儿郎当的作为掩盖着害死玩伴雷因所带来的伤害,而他也何尝不是用苛刻的标准要求着自己,惩罚着自己呢?
“迪奥……”赛菲尔将自己的额头抵在他的上面,苦笑着说:“我和你是一样的……我和你,是一样的。”
迪奥看着赛菲尔颤_动着的茶色_眼眸,突然意识到,这才是他最应该找的那个人,他们是同党,比起旁人来说他们所感受到的才是最贴近最真切的……这个人说他们一起承担?不,不够……
“赛菲尔,不止一起承担,陪我一起堕_落吧——”

*☼*―――――*☼*―――――*☼*―――――*☼*―――――*☼*―――――*☼*

迪奥的房间里,昏暗又充斥着大量烟草的味道,那是从毒药之国的药剂师公会处得到的带有催_情成分的烟草,燃_烧后会释放出甘辛如同醇酒般的味道,让人沉醉其中……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