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的个人妖力空间

【脑洞撸文】蛊欲(八)

叶子谦故意把事情说得严重了些,见郭鹏郑重地点了头才放心的走出了破庙。此时夜已经有点深了,他在回家还是不回家之间挣扎了一会儿,害怕柏行之还在生气的念头占了上峰,叹了口气,叶子谦决定去住客栈。
这一夜倒是过得风平浪静,第二天叶子谦醒来的时候直觉身心舒-爽,这两天对于他来说太折腾了,于是这个平静的夜晚便显得格外的可爱。但这样的心情也没能持续多久,因为从他的肚腹中,隐隐传来了奇怪的脉动——
他就知道不会这样结束!
一边觉得这发展全在自己意料之中,一边又觉得竟然还要继续也太苦逼,叶子谦匆匆结了房钱就冲出了客栈,他记得,在城东有个万花谷的大夫开了间医馆,口碑极好,眼下不如找他看看,说不定会有办法压-制这该死的蛊虫。
这边叶子谦急匆匆的往城东赶,全然不知那边柏行之正满城的在找他。毕竟是相交多年的好友,又有了一晚那样缠-绵悱恻的情事,柏行之冷静下来后心里便全是对叶子谦的担忧,这担忧在对方彻夜未归后简直升到了顶点,他先是懊悔自己做什么把人赶出去,又暗恨叶子谦怎么这般“听话”,要他走他还不回来了!
柏行之跑了几个叶子谦可能去的地方,好不容易打听到他住的客栈,跑去一问,人却已经离开了!听伙计说他们也就前后脚的差距,但再要找,可就又没了头绪。柏行之想的心烦,干脆直接去了城外的破庙,想请丐帮帮忙找-人,碰巧,他遇见的也是郭鹏。
郭鹏听他要找叶子谦,歪了歪嘴,想起昨天坐在自个儿身旁不急不缓喝粥的青年,他便没有告诉这人叶子谦的消息,只道替他去寻,心里却想着要问问叶子谦,别给人招个麻烦过去。毫不知情的柏行之谢过了郭鹏,留下银子走了,他直接回了家,路上不断期望叶子谦能够出现在家中,可惜,注定是一场空了。
扬州城虽不及长安那般广大,却也有点规模,叶子谦从城西的客栈跑到城东,纵然一路走得飞快,也花去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打听到那万花大夫医馆的具体-位置,叶子谦缓了口气,捂着脉动感越来越大的肚子跨进了那间[轩和医馆]。
医馆里有个少年正在整理药材,见有人进来,便往后头喊了一声“师父,有人来看诊啦!”
不一会儿,一个高个子的万花弟-子挑开门帘走了出来,那人眉眼柔和,嘴角擎着一抹笑意,朗声问道:“公子何处不适?”
叶子谦曾多次见过万花谷的人,皆是些年长的老者,他们因藏剑山庄那位苦命大小-姐而来,在他的印象里,万花的大夫理因是那种留着长须、一脸严肃的模样,倒是没想到这位大夫会这般年轻。
“我……我并非身-体不适,而且另有隐情,大夫可方便借一步说话?”
许是叶子谦苦着脸的模样太可怜,那大夫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凡事皆有有解决之法,公子若总是忧心忡忡反而不利于身-体……跟我来吧。”
将人引到后方的屋子落座,万花大夫顺手倒了两杯茶,他闻着茶香问道:“公子方才说有隐情,不知是怎样的隐情?”
“是这样的……请问大夫对蛊毒可有了解?”
“略知一二。公子这般询问,是否是中了蛊了?”
“没错。”叶子谦咬咬牙,将自己从中蛊到现在的事情都说了一遍,那些难以启齿的放-荡画面自然被省略了去,只是模糊的提及蛊虫作祟时会发生什么反应,也红着脸把自己肚子里这蛊虫只有男人的阳-精能抚-慰这事给说了出来,毕竟,讳疾忌医什么的……不太好啊……
说完-事情的经过,叶子谦脸热的都能烫手了,坐在他对面的大夫倒是一派镇定,只示意叶子谦伸出手来让他把脉。
“如公子所言,这蛊虫确实正蠢-蠢-欲-动……但一来你我都不知道这是何蛊,二来,这巫蛊之术与寻常伤病中毒不可同日而语,恐怕一时之间在下也无法可想。”
叶子谦急道:“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大夫沉吟片刻,问道:“公子可愿意在此处暂住几日?在下愿意试着帮助公子调理这东西……只是想要根治,恐怕还需寻那到下蛊之人。”
叶子谦点头:“昨日我已委托丐帮弟-子替我寻找那人,我来此也不求根治,大夫若能帮我控-制一下这虫子,便是万幸了。”说完他又不好意思的朝大夫笑了笑:“没想到还要麻烦大夫收留我。”
“哪里的话,医者父母心,公子既然来求医,那我自然是要尽心的。对了,在下方轩和,不知公子贵姓?”那大夫拱了拱手问道。
“敝姓叶,叶子谦”叶子谦站起身来回礼道:“方大夫若不嫌弃,喊我子谦便可。”
“好的,那子谦你就住在我隔壁吧,我这里条件简陋,子谦可不要见怪啊。”
方轩和从善如流的接受了这个称呼,直接带着叶子谦到了客房,医馆的客房是给需要随时看-护的病人准备的,虽然不大但干净整洁,在方轩和将窗子打开后,房间里便显得更加明亮温暖,叶子谦不经笑道:“我可没发现这房间哪里简陋了,看起来比我住的客栈还要舒服些呢,方大夫谦虚了。”
叶子谦才说完,前头那个少年便跑来同他师父说有人请他出诊,方轩和与他交代了几句,抱歉地看着叶子谦:“本想立刻给你配药的,竟然忘了早与人约了出诊,子谦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有事就喊我徒-弟小福,我去去就回。”
叶子谦目送方轩和背着药箱出门,那个小福看了他一眼就回前头了,他耸耸肩,把客房门一关准备躺一会儿——肚子里有个东西一跳一跳的,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叶子谦躺下后才发觉,这房间里飘着淡淡的药材味道,这味道似乎有着安神的功效,让他这一躺便不小心躺到了梦乡里,只是没睡多久,周-身的热度便让他辗转反侧起来,他先是蹬掉了被子,又在不知不觉间扯掉了外衣,模模糊糊的想着不该和衣而睡的叶子谦皱着眉,忍不住将里衣的带子也解了开来,不过他到底还记得自己是在医馆内,只堪堪拉开了衣襟。
热,还是热,这热度叶子谦是熟悉的,毕竟才经历过两次这样的高热,叶子谦痛苦的清-醒了过来。他在床-上扭-动着身-体,蹭着那些没有被他体温沾染到的地方,但很快这样的行为就没有了意义,他难耐地褪-下了亵裤,曲起腿,手指自发自觉地往下-体爬去,然后……

全文请看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93627&tid=3090712#Content

啊说起来因为我最近都不开电脑,所以没法做超链接,要是觉得上面这个地址点起来不方便的可以直接去我微博看_(:3」∠)_ID是@暗夜琉歌

以及……关爱一下po主随手点个赞好吗(/ω\)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