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的个人妖力空间

【失败的投喂】旁友,看过/划掉空间体/划掉的策藏吗?

投喂/策藏/大概是肉/开放式结局注意


“为什么……”

那人带着怒意与屈辱的脸一直出现在天策眼前,他因激动而颤0抖的唇像是能搔到天策的心一样惹人瞩目,气到泛红的脸颊也显得十分可口。

天策记得自己没有回答,他只是收起了长枪离开了擂台,不顾那些疑问或者挽留的声音,跨马而去。

——留下,究竟是谁会伤到谁?

天策带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又给自己添了杯酒。

瞎想什么呢,那人,终究是不懂自己的。


天策走回到自己屋里的时候,脚步已经有些不稳。

他又喝空了家里所有的酒,酒坛子堆在地上,像一座小山。

他一个踉跄扑倒在了床板上,早已忘了洗漱,他胡乱拱了拱身0子让自己躺好,带着浓郁的酒气进入了梦乡。

梦里会有什么,他不知道,或许什么都没有。

但是在一片混沌中,他的脑子里却疯狂地回旋着一句话:

要是……要是……


要是那时候能够直接坦白就好了。


那时候,指的自然是藏剑与他诉苦的时候。

藏剑本与他约好一起夺下擂台之冠,却在离那目标一步之遥时找到他,同他说起了丧气的话。

“我没有办法……”

那个总是意气风发到夺目的男人,悲戚着眼神对他说。

“我……忘不了她。”

藏剑的那个爱人,离开了他。


天策那时候同他说了什么吗?

好像也没有。

天策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只好默默地听他讲。

但是天策无法接受他说想要放弃——

放弃两人共同的目标。


在酒醉的睡梦中回忆过去是多么不靠谱的事情,天策算是明白了。

本来只是单纯重复一遍的情景,竟然起了变化。

在光怪陆离的梦境里的藏剑痛苦地说“我忘不了她”的时候,天策抓0住了他的手腕,说:

“那我来帮你忘记她。”

——何等讽刺啊。

他竟然在梦中兴起了这种妄想。


颠倒倒错的梦里,天策强0硬地将藏剑压在了身下,破军那种袒露0出胸膛的衣裳怎么抵挡得了天策狂0暴地撕扯?藏剑那具紧实白0皙的身0体很快便呈现在了天策的身下,他气愤地扭0动挣扎,羞怒的脸颊看起来异常的可口。

天策咬上那细0嫩的地方,似乎是使了一点力,藏剑的脸上被他留下了两道清晰的牙印。

舔舔唇,天策的眼里满满的都是贪婪的欲0望。


“看着我。”

天策吻上藏剑的唇之前说。他深深侵犯着身下人的唇齿,强0迫他与他的舌0头交0缠在一起。

他们都没有闭上眼睛,两对眼里只有对方的身影。

“感受我。”

天策爱0抚着藏剑说,在他的揉0弄捻拧之下藏剑变得那么敏0感,甚至羞涩地挺0起了腰杆又惊慌失措地放下,眼眶里被0逼出的水光让他怜惜,他温柔地将唇印上他的眼角,却让那里的颜色变得更深……那抹红色在眼角缓缓荡漾开,就好像涂了胭脂一样。

“我的阿藏啊……你忘不了她?没关系,我帮你忘记。我会把我的印记烙满你每一处身0体,把我的气味染到你体0内最深处,让每一个人只要看到你就知道,你是我的东西。”

梦里的天策像是抛开了一切束缚,将自己的心意表露的彻底。而藏剑,则是维持着一脸震0惊的模样,无力的任凭天策亵玩自己。

多么美妙的情景。

天策在藏剑身上肆无忌惮地做着长久以来想0做又不能做的事情,他的唇0舌近乎流连过了藏剑的全身,两人的嘴唇都因过于频繁的厮0磨而红肿,藏剑那不愿意的眼神早就放空了,现在里面盛满的,只有渐浓的情0欲。

“哈啊……”

藏剑的呻0吟声因他而响起,清朗的嗓音被热度和欲0望所浸染,逐渐演变成了婉转的调子,一声高,一声低,全凭他的动作来调,这让他更加热衷于探索,探索那些能让藏剑叫得更加动听的部位——耳后?指尖?胸前?肚腹?大0腿内0侧?

————————

未完_(:3」∠)_有空结局了它

没错我就是来混更的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