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的个人妖力空间

【微博百粉福利】在一起(一)

尉迟沽&黎州+华正卿&方子璩的故事【。

没错因为我想写策藏但是被点了羊花所以我合在一起了→v→

 

万花谷,向来是一派祥和的世外桃源,今日却不知为何喧闹了许多。

 

“别挤啊~我要站不住了!”

“我看不见啦……你让开点啊!”

“你们小声点,要是被方师叔听见了就糟啦!”

几个小箩卜头叽叽喳喳地挤在方子璩的门前,推搡着从门缝往房里张望,还没真的看见什么,眼前的木门就突然往里一挪——小萝卜头们瞬间失去了支点,交叠着摔作一团。

“今天的功课都做完了?一个个跑来我这里看热闹?嗯?”

方子璩俯视着一地的师侄们,笑得分外温柔。

“方师叔好——”小孩们被那个笑脸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立马爬起来整整齐齐地躬身问好。

“怎么了?”还没等方子璩再发话,华正卿的声音就从他后面冒了出来,小孩们忍不住抬头瞄了几眼,见是个极俊美的道士,不禁咂舌:

“哇!方师叔真的拐回来一只大羊啊!”

“怎么可能,方师叔这样的痴汉也能讨羊咩喜欢?”

“这只羊眼光有问题哦……”

小萝卜头们小声吐槽着,全然不顾被讨论的对象就站在眼前,方子璩重重地咳了两声他们才笑嘻嘻地喊着要华正卿好好待他们方师叔,然后一窝蜂地跑开了。

“他们很喜欢你。”

华正卿笑着看向红了脸的爱人,方子璩扭头,含含糊糊地骂了句“小兔崽子”,被华正卿牵着手拉回了屋子里。他忍不住叨叨:“你别在意那些小鬼头的话啊,他们就知道捣乱。”

“叫我好好待你也是捣乱?”

“……哼,哪里要他们多嘴。”

“是,不用别人说我也会好好待你的。”

边说边亲了一下方子璩的额头,华正卿拥着他问道:“倒是你,最近这么一直窝在万花谷,也不来找我?”

“这个……”方子璩捏了几下眉心,颇为头疼的叹了口气,“我最近在帮一个朋友的忙,实在走不开,忙起来也忘了给你捎个信,抱歉……”

他朝华正卿投去一个满载歉意的眼神,被华正卿一口亲在了眼睛上:

“跟我不用说对不起,不过下次一定要记得跟我说一声……对了,你朋友那边需要我帮忙吗?”

“呃……这个我不能做主。”方子璩又叹了口气,“一切都得那两个人说了算。”

“那两个人?”

“嗯,我好友的……内人怀上了,但是状况不太好,所以我让他们来谷里住一段时间。”方子璩在内人这两个字上停顿了很久,华正卿笑问:“怎么说得这么犹豫,莫不是外头养的情人不成?”

“这倒不是,只是他俩……唉,他俩也算是奇人了。”

“何解?”

方子璩叹道:“你听过便罢,可别说出去……其实,那个有了身子的,也是个男人。”

华正卿瞠大了眼睛,半晌,才回魂道:“这可真是奇事,男子怎可怀孕?会不会是得了怪病?”

“我来回把了不下十次脉,皆是喜脉无疑。”方子璩摇头,自己也是一脸复杂,“先前我也觉得不可思议,连夜翻阅了谷里众多医典,可半点同例的记载也没有……”接着他又小声嘀咕道:“而且男人要真能有,我早就怀了不知多少次了……”

“哦?子璩想要?”华正卿挑眉,暧昧地笑了起来:“说不定是我们运气不好呢……再多做几次兴许也就怀上了——”

“华正卿!”方子璩嘴一抽,感觉眼前这人越来越不要脸了,从前那只对他不理不睬的高冷咩呢?号称纯阳宫道学第一人的禁欲道长呢?他么的这只咩剃了毛里面是黑的啊!!

“好啦,玩笑而已。我可舍不得真让你受怀胎之苦、产子之痛。我只要,能一直跟你在一起,便是此生最大的幸事了。”

华正卿握着方子璩的手说,他跟方子璩在一起之后变得更像个常人,以往不屑一顾的七情六欲全都慢慢回到了他身上。也许会有人说这不利于修道,其实不然,这些感悟反而帮助他理解了许多,他的道心,较之前更加稳固透彻。

“我知道。”每次听到这样的情话方子璩都要傻乐好久,从心心念念的爱人与他情意相投的那一刻起,他便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两人静静在那边对视了许久,还好旁边没有别人,不然绝对会被他们之间的腻人气氛甜到倒牙。不过,立刻就有人来打搅他们了。

“咚咚”房门外响了两声敲门声,门就被直接打开了。一个身穿黑甲的高大男子探头进来道:“阿方,洗浴用的药包没了,你这儿还有现成的吗?”

“阿方?”华正卿重复了一遍这个称呼,有点好笑地看着方子璩。

“他随便叫的,”方子璩撇着嘴起身简单给两人做了个介绍:“尉迟沽,我那个好友;华正卿,我爱人。”

尉迟沽和华正卿相互点了点头,道了声“幸会”。往墙边的木架走去的方子璩嘴里忍不住抱怨道:“你就不能让你家少爷悠着点用吗,我可是给了你们寻常人一个月的量啊!这才几天就没了?”

面对方子璩的问责,尉迟沽耸耸肩,做了个无可奈何的样子道:“他想洗澡我还能拦着不让?”

“唉……”方子璩在木架上翻了翻,扔了一个药包给他:“这儿还有一点,我没料到你们用得这么快,这是我以前配的其他味道的,功效差不多,将就用一用吧。”

“什么味的?”尉迟沽将药包抬至鼻下嗅了嗅,只闻到了多重药材散发出的气味,里面好像还有一种很细微的臭味……?

“这东西行吗?味道太难闻他可是不会要的。”他晃了下药包说。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丁香味的,我等下就去采点月季回来配大少爷喜欢的味道!”方子璩不耐烦地说,尉迟沽闻言点了点头,很干脆的走了。华正卿极少见方子璩耐性这么差的时候,在他面前这人的耐心和毅力都是一等一的好,不禁好奇道:“这么烦他?”

“我是烦那个藏剑山庄的大少爷,唉……虽然我能理解他一个大男人碰上有了身孕这种事难免脾气暴躁,孕期的人情绪起伏不定也是常事,但也太能折腾人了,我跟你说……”方子璩靠到华正卿肩上跟他诉起苦来,华正卿就在旁边静静地听着,间或拍拍他的头以作安慰。等方子璩说完了,他就问道:“既然你等下要去采花,那我们顺道先去花海逛逛吧?我还是第一次来万花谷,你可要好好带我玩一圈。”

这个提议马上转移了方子璩的注意力,他高兴地连连说好,恨不得立即拉华正卿出去,两人亲亲蜜蜜地商量起了游玩路线,跟另一边的气氛截然不同。

 

另一边,自然就是尉迟沽那边。他回去之后先将浴桶加满了水,把药包里的东西洒进浴桶搅匀化开,仔细分辨了下跟着热气飘散开的气味——虽然混了很多其他的,但最明显的香味确实是丁香没错,之前大概是他多心了。判定了味道无误,尉迟沽绕过屏风向睡在床上的人道:“水备好了,过来洗吧。”

“你出去。”那人背对着他冷冷说道,尉迟沽眯起眼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来,转身走出了房门,还细心地阖上了门扉。

等到关门声响过后,那人才坐起身来。他身着素色里衣,披散着头发,眉眼被发丝的阴影遮得隐隐约约的,直到头发被他粗暴拢到耳后才现出来——

是黎州。

黎州恨恨地下了地,也没穿鞋袜,直接赤着脚就往浴桶那边去了。他走得很急,脸上的表情好像在忍耐什么一样,到了屏风后就飞快地扯掉了衣物,踩着矮凳跨进了热水中去。

浴桶有点深,坐进去之后水能没到肩膀,当身体被热水包围后黎州的表情才变得缓和了些,他舒了口气,撩起水抹了几把脸,闻到水的味道变了也只是皱了下眉,便慢慢清洗起身体。

其实,万花谷中四季如春,气候宜人,黎州除了镇日呆在房里休养外并不时常外出,照理说三五天沐浴一次便够了,可他却日日要清洗,有时一天可能还要洗两次,也难怪方子璩给的药包用得那么快了。

但他却没办法不这么做。

不是因为洁癖或者想要折腾谁之类的问题,而是……因为他这幅难以启齿的身体。

黎州今年二十有六,在这个月被人确诊怀了三个多月的身孕。虽然他闹过吵过,但怀孕所带来的一系列变化让他不得不信……他的腹部肌肉慢慢变得柔软,嗜睡,嗜吃,容易疲惫,脾气烦躁,家中大嫂有身子时的状态一条条出现在自己身上,要不是他下面还长着二两肉他都要怀疑自己变成女人了。

而最近,他身上还出现了更加奇怪的变化——

——————————————————

完整版去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anyeliuge&tid=3008381#Content

——————————————————

卡肉什么的,卡着卡着就习惯了【。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