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的个人妖力空间

【投喂】长相守(二)

叶冉睁开眼,被谢修筠孩子气的模样逗得发笑,一旁没能抱到人的谢巍奕则露出了些许不快,他扭过叶冉的脸吧唧一口亲了上去,将那淡色的唇舔吻得水润晶莹才满足地离开。

“你这小气鬼!”叶冉在他退开时咬了他一下,瞪着眼说教:“说过多少次了,在外面不准唔……”

不准什么还没说完,他就又被谢修筠吻住了,谢修筠不像哥哥只啃了外面,他把叶冉的舌头牙齿都给吃了个遍,退开时两人的嘴角间甚至牵起了银丝,他舔着唇说:“在家里还这不准那不准的?阿冉也太害羞了吧。”

谢修筠所说的家,其实是兄弟俩在西湖边置办的一处宅院。他们小时候是跟着叶冉在杭州长大的,对这个地方的归属感比纯阳宫更高——纯阳宫里可没有叶冉呢。

“……不是在房里就不行,光天化日成何体统……”

叶冉微喘着小声抱怨,谢家兄弟只当听不到。谢修筠脚步轻盈地将人抱回了主屋的厅堂里,安置在了椅子上。饭桌已经被摆满了,正冒着热气的食物立即引得叶冉口水泛滥,但他心里跟另外两人置着气,便扭开了头不去看那些吃食。

谢巍奕摇摇头,端起饭碗递到他跟前,他竟换了个方向扭头,兄弟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叶冉被他们养成这样,真是又可爱又可气!

“阿冉,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下人们都是懂规矩的,不该看的他们肯定什么也看不到。还是说,你要我一个个挖了他们的眼睛才放心?”

谢修筠轻描淡写的说着,好似挖人眼就像喝水一样的简单。

“或者阿冉是怕他们私下乱说什么?那我去将他们的舌头都割下来如何?”

谢巍奕也附和着说道,割人舌头感觉像是割猪舌一般。

“你们这两个混账!”叶冉闻言气得狠狠拍了下桌子,他确实是怕三人太过亲密被人看到不好,毕竟除了男子相恋他们还是三人行,这行径若不是他自个儿做出来的他绝对要叫一声荒唐!但这两人倒好,从来不以为意,想在什么地方跟他亲热就在什么地方跟他亲热,也不怕坏了自己的名声!

还有这视人命如草芥的观念……

“都退出恶人谷了,你们俩的脾气倒是一点都没改啊?”叶冉忍不住嘲讽道。可兄弟俩根本无所谓,因为他们很清楚叶冉再不满也只是嘴上说说——

“……阿冉真的嫌弃我们这两个坏脾气的混账吗?”谢巍奕苦笑着垂下视线问,谢修筠也跟着低下了头,叶冉心里咯噔一下,虽然知道这两人演戏成分多,却还是不自觉地安慰起他们来:

“你们明知不是这样……”

“不是怎样?”

这种时刻兄弟俩永远都是齐心无比的,叶冉看着他们两个,只能再次保证道:

“我永远不会反悔。”

“要是悔了,我就让这条腿也废了。”

“阿冉!!”

两兄弟听他这么说霎时急了起来,他们顾不得再装什么可怜,一人一边围着叶冉斥道:“别胡说!”“阿冉不会再有事的”

 

这两人,生平做过很多事,大多在他人眼里都不是好事。他们自幼丧父丧母,被双亲的挚友所收养,但却无视长辈教导之义入了恶人谷作恶,不顾世俗伦理之说强夺义兄为妻,且皆无悔意。他们唯一后悔的,只有一件事,那便是叶冉的右腿。

叶冉的腿,是他们被浩气盟所捉时断的。他们被抓时觉得也不过一死而已,却没料到叶冉能跪倒浩气大厅里为他们求情,谢修筠与谢巍奕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画面——

叶冉说他作为兄长未曾尽到教导之责,愧对谢家死去的两位长辈;他说恳请浩气诸位侠士放他们一条生路,他用性命担保必会用余生看管好他们;他自断一腿赔罪于众,另附上黄金万两以示歉意……

藏剑山庄并不是武林门派,山庄弟子也有不涉及江湖之辈,叶冉不过是藏剑山庄中一个普通铸剑师,却为了他们倾家荡产的参和到武林中来,谢家兄弟自觉穷尽此生无以回报。

 

“阿冉别再说这样的话……我们错了,我们会听话……”谢巍奕蹲在叶冉左腿边,伸手抚着那条断腿,低声道歉,谢修筠半拥住叶冉也是满脸的心疼。他们会乖乖退出恶人谷,会安分的留在西湖边,都只是因为叶冉。

——也唯有叶冉能使他们收敛戾气,安分度日。

 

“好了,我也就随口说说……你们只要别再胡乱伤人性命,我就安心了。”叶冉叹气,他也是一时嘴快才会说出这种话,并不是真的想揭这块伤疤。“吃饭吧,菜都凉了。”

于是总算是开了饭,三人沉默地吃完后移动到了后院。那里被人早早放好了躺椅矮桌,还有茶点和水果,叶冉被放到躺椅上悠闲地享受起了阳光,两兄弟在一旁端茶倒水伺候心上人吃喝,气氛总算是好了许多。

“对了,说起来,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

叶冉躺了半天,突然想起之前翻到的丝带来,兄弟二人回来的时候他顺手塞进了怀里,正好拿来问问。

“这个……”谢修筠接过那条丝带看了看,“好像是我们小时候玩游戏用的?”

“捉迷藏用的,”谢巍奕断定道,“拿来蒙眼睛。”

这么一说叶冉就有印象了,他拿回丝带笑道:“原来是干这个用的,那时你们可烦人了,还嫌弃黄色丝带透光,我就特意找了这条暗青色的来……”说着他把丝带覆到了眼上,像是要证明这个丝带的避光性一样。谢修筠看着他被盖住双眼的样子,心念一动,拿起手边的葡萄按在了叶冉的唇上:

“猜猜这是什么?”

叶冉舌尖一勾,将葡萄勾进了嘴里,嚼巴嚼巴吃完了,才说道:“是葡萄。”

“犯规,那这个呢?”

谢修筠笑着又将一颗略青的李子喂了过去,叶冉咬了一口立马酸的皱眉,“我不要吃李子!”说完想拿开丝带,被谢巍奕按住了。

然后他把丝带裹好打了个结。

“诶?干嘛蒙住我眼睛?”叶冉左右晃了下脑袋,大概是感觉被绑住的感觉不太习惯。谢巍奕低头在他耳边说:“既然找出来了带子,那我们就顺便玩一次游戏吧?”

“……你想跟我玩捉迷藏?”

“不,就玩修筠刚刚玩的……不过我们改用别的来猜。”

谢巍奕也是一时心血来潮,他握住了叶冉的手问道:“我是谁?”

“巍奕。”叶冉咧着嘴笑。

“那我呢?”

“修筠啊,巍奕的手还在我这呢~”

“那……”两兄弟交换了个眼神,放开叶冉的手再悄悄交换了位置,一个突然吻了上去,一番唇舌交缠之后问道:“我是谁?”

谢修筠与谢巍奕的声音是很像的,如果他们刻意压低了声线那就近乎一模一样了,于是叶冉感觉了一下接吻的方式,犹豫着说:“是修筠?”

“哎呀,被猜出来了。”谢修筠奖励般地又亲了一口,叶冉却突然叫了起来!

“你们!摸哪里啊!”

原来,是谢巍奕拉开了叶冉的腰带,用手在他腹部来回地抚摸徘徊。

——————————————

得了开头还不错越往下写就越渣渣的病_(:3」∠)_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