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的个人妖力空间

【脑洞撸文】刻骨[一]

之前改错字改得格式崩溃了orz……

非原创,依旧由不愿透露姓名的小伙伴提供脑洞大纲www感谢小伙伴的信任!

P.S:不要吐槽喵哥的名字……

——————————————————————

阿布哈桑·阿加扎德(陆天瑞)x叶谨

 

[阿布,你永远都是阿加的后人。]

 

三月的扬州,慢慢摆脱了春寒料峭乍暖还寒的境况,一点点地回暖了。岸边的柳树有的已经发出了些许绿芽,地上萎靡的绿草也精神了不少。这样春意盎然的时节,不由让人心情都愉快起来。叶谨风尘仆仆地踏进扬州的地界时,身边的照夜白都欢快的打了一个响鼻,回家的感觉太好,连续赶路的疲惫似乎也被消减了。

何茵茵跟她的小徒弟孟琪在城门口的茶寮里歇脚,一转头就看到了叶谨。她连忙起身招呼,让他过来一聚。

“茵茵,小琪!”叶谨看见熟人将马拴好,高兴地坐到了何茵茵一旁,“好久不见了,最近还好吗?”

“好着呢,你这次出去的够久的,事情可还顺利?”何茵茵给叶谨倒了杯茶,又给孟琪塞了块点心,关切地问道。

“都弄妥当了。昆仑那鬼地方,差点没把我冻死!还是南方好啊,现在都开始回暖了。”叶谨先一口灌干了杯中的茶水,才自己动手倒了杯慢慢品尝,那一脸惬意,让何茵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还真是苦了你了,这次回来就好好歇歇吧,正好最近也挺太平的。”

“太平得无聊……”旁边啃着点心的孟琪小声嘀咕道,被何茵茵在脑门上敲了一记。

“哎呦!”孟琪捂住脑袋,委屈地看着她。何茵茵只当看不见,板着脸训斥他:“你现在本事了?小小年纪就知道打打杀杀的!太平日子不好,难道要打仗才好?”

叶谨揽过小孩拍了拍,劝道:“好了茵茵,小孩子喜好刺激也是常事,小琪虽然被你取了个女孩名,不到底还是个男孩子吗?你也不要太拘束他。”

“你是不知!他前几日竟敢一个人跑去南屏山,这不是胡闹吗!”何茵茵气极,伸手去叶谨怀里拧住了孟琪的耳朵。“说!下次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不敢了,师父饶命!徒儿知错了!”

孟琪疼得哇哇大叫,两手乱挥,苦着脸直讨饶,但心里还是抱怨着师父太小题大做。叶谨这次也不帮他了,一个小孩子自己跑去南屏,是不像话。

“哼,要不是陆天瑞一路跟着你,你以为你能那么轻易回来?”何茵茵一看徒弟的脸就知道他有几分真心,又加了把劲接着拧,直拧得孟琪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才放手。转头对叶谨说:“说起来这次真的要谢谢陆天瑞……那个,你知道我们跟他不是很熟悉,你回去替我道声谢吧。”

叶谨楞了一下,脸上慢慢泛起笑来,他嘴里说着一定一定,笑的像个傻子,看得出来他是真的高兴。

这是个好兆头,他想着,就这样一点一点的,陆天瑞终有一天能够融入这里。

融入他的世界里。

 

“天瑞!我回来啦~”叶谨一进院门就喊了一嗓子,他把照夜白牵到马厩安顿好,转身就被人紧紧抱到了怀里,这种紧到骨头都痛的拥抱却让叶谨安心的把全部重量都交给了他。

[我想你。]

陆天瑞拥着他低喃,兜帽下的眉头皱得死紧。

[我也想你。]叶谨轻声回他,还抬头在他脸上印了个吻。陆天瑞立即回吻了叶谨,嘴对嘴的,深吻。

“……我,有乖的,听话,在家。”一吻过后,陆天瑞用不熟练的汉话说道。叶谨规定他在家也要努力练习汉语,刚才是太过激动才会一时忘记的。

“嗯,我听说你还帮了茵茵的徒弟?她让我好好谢谢你呢。”叶谨跟他说话的时候语速会放得较慢,又带着接吻过后所特有的一点点鼻音,引得陆天瑞再次吻了上去,两人你亲我一下我啄你一口的在马厩旁赖了半天,照夜白都没脸看他们了,专心低头啃草料。

还是家里的马草好吃啊~

被爱马咀嚼进食的声音提醒,叶谨拉着陆天瑞问道:“家里有吃的么?我赶了好几天的路,都没时间好好吃上一顿,又饿又馋啊。”

“只有,包子……你等着,我去买。”陆天瑞说着就打算出门,叶谨却拉住他直接往屋里走,一边走一边说:“出什么门,包子就包子,我又不是不能吃。我才回来你就要出去……你倒是舍得。”他声音渐轻,抓着陆天瑞的手却渐紧。

陆天瑞看着被握紧的右手,会心一笑,悄悄抚上他红透了的耳尖,惹得他短促地惊喘了一声后,俯身到他耳边:

[我当然舍不得,我再也不想和你分开这么久了。]

叶谨对波斯语并不精通,但也能够听懂部分关键词,不禁失笑。

陆天瑞也笑,他把包子取来后俩人亲亲热热的挤在一起分食,叶谨到底是少爷,吃包子吃到最后只剩下一点皮就不吃了,陆天瑞就默默接过来塞嘴里。叶谨见了既觉得不好意思又觉得这样的行为太甜蜜,叼起肉包子里面的那块肉饼渡到他嘴里,理所当然的被扣住亲吻。

已经数不清这是他回来后的第几次唇舌交缠,两人把那块肉裹在缠绵的舌尖不断推送到对方的口中,直到肉饼成了肉泥滑入喉咙才分开。叶谨见陆天瑞舔着唇,哈哈大笑起来:“弄了满嘴的肉包子味!”

陆天瑞才不在乎嘴里什么味,他动作自然地帮叶谨擦了嘴角后问道:“够吃吗?”

“差不多了,我要去洗个澡,你帮我拿套衣服过来吧?”感觉自己被当小孩子宠的叶谨有些别扭,借着起身的动作扭开了脸。

“嗯,穿,破军?”

“随便随便,你想我穿哪套我就穿哪套。”

叶谨挥挥手,总觉得说到洗澡身上就立即难受了起来,他快步往后院跑去,没注意到陆天瑞若有所思的眼神。

 

叶谨在扬州的宅子看起来不大,但内部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藏剑山庄的少爷们都是会享受的,每月山庄发放的银钱大多都会花在衣食住行之上,所幸大部分的少爷都是锻造好手,没钱花了就打上几把好兵器,交由山庄也好,拿去外面售卖也好,总能补贴上钱财的缺口。叶谨也是如此。不过他除了上面这些手段之外还有来自阵营的津贴,日子过得便要比寻常藏剑弟子宽裕些,况且现在又有了陆天瑞,两人早就是钱财不分家的状态,造间称心如意的宅子完全不在话下。

于是叶少爷大手一挥,宅子里专门划了一块地,建了个浴池。

比起拿木桶浴盆洗澡,浴池自然是要舒适得多,叶谨亲自设计的池子并不太大,形状大小都是按照双人标准来办的,两个人进去刚刚好。当初他死咬着说这种大小是为了能少烧点水,但之后他和陆天瑞在池子里交缠的次数也是十分的耐人寻味。

“水,烧好了?”陆天瑞拿好衣服过来的时候,叶谨已经生了火,正百无聊赖的拿烧火棍拨弄柴火。

“还没,你把衣服放里面去吧,诶,你洗不洗?”

“……不,你累,我在外面。”陆天瑞果断摇头往里面走,倒是叶谨闹了个大红脸,他很清楚陆天瑞省略的意思,这人!一起洗个澡而已,又不是跟他求欢!思想太龌龊了!

不过叶谨也真的挺累的,他打算洗好澡就去好好睡一觉。陆天瑞帮他倒满一池热水就出去了,还在脱衣服的叶谨本来想留他搓个背,但后来一想还是别作死了,于是痛痛快快地把自己洗刷了个干净。

但是等他爬出来穿衣服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好一个陆天瑞!竟然给他拿了套明教的破虏装穿!也不怕他会冷吗!

但是让他穿回换下来的定国……感觉会很不舒服……

叶谨默默拿起了明教破虏往身上套,总觉得衣服上到处都是陆天瑞的味道。

丫该不会拿了套没洗过的给我吧……

一边脸红一边穿好了衣服,因为脑子里的各种想象,叶谨的身体没有觉得冷反而保持着火热的感觉。尤其是下身……破虏那种款式奇怪的亵裤穿起来总觉得怪怪的,而且大概是因为尺寸的关系,不是很贴身……

毕竟是陆天瑞的尺寸嘛。

越想脸越红,叶谨甩甩头直接回了卧房。陆天瑞早就铺好了床铺等着他,手上还拿着布巾准备给他擦头发。不过在看见穿着自己衣服的叶谨时他眼睛都暗了,喉头上下滑动了一阵,到底还是压制住了骚动的欲望。

“过来。”他让叶谨做到床上去,自己从后面一点点给他弄干那头长发。[你的长发就好像死亡之海的夜空……]陆天瑞执起一缕发丝放在唇边轻吻道。叶谨不解地回头,他却摇摇头继续手上的动作,半掩的睫毛下深邃的目光让叶谨着迷,一仰头,把脑袋靠上陆天瑞的肩膀同他嬉闹:

“我还没问你,让我穿你的衣服这是作何居心啊?”

“……想看。”

“嗯?”

[想看你从头到脚都是属于我的样子。]

“说汉话!”

“擦干了,睡吧。”

“喂?!”

“等你睡醒,就知道了。”

陆天瑞扔了布巾,抱着叶谨翻身睡下,不理他的追问闭上了眼睛。

……这次应该能睡个好觉吧?

没有噩梦的,没有诅咒的一个好觉。

叶谨就在身边,没事的。

 

[阿布,你永远都是阿加的后人。]

 

别再说了!我现在不是阿布……我是陆天瑞!

他收紧臂弯,像是在寻求庇护一样的抱着叶谨。叶谨发觉了他的不安,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不再说什么,静静的待在他怀里。

我在这里,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和你一起分担。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