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的个人妖力空间

【投喂】跨凤乘龙

写了一段龙凤的肉投喂自己,忘了也能来LOFTER贴一下,

大量ooc注意,主要是为了肉,其他不用考虑太多


————————————


夏日南境的艳阳晒得人头昏脑涨,在这样的日头下,勤勉如白永羲也经不住友人的诱惑,停下了游历的脚步前往对方家中的别院中避暑。他并非初次来此做客,甫一进院门还是感到眼前一亮,这别院建得十分精巧,虽不及他京中的宅子那般沉稳大气,错落有致的亭台楼阁倒也别有一番风味,更别提置身于宅中水榭的檐廊之上时,从院外山林中刮来的凉风带着湖中的水汽吹拂到脸上有多舒服了。


白永羲被引到屋中一面靠水的栏窗前坐下,等着友人为他端来茶水,说来奇怪,他这朋友的家里仆从极少,连端茶倒水的事都得主人亲力亲为,不过人少也有人少的好处,白永羲靠在摇椅上感受着四周的宁静,嘴角微微扬了起来,显然是极满意的。


“白兄久等了。”祝羽弦——此时应喊他玉弦,他一身侠客打扮,茶色长发高高束起,端着托盘走了过来。他递给白永羲一个小碗道:“我看厨房里备了暑汤便端了两碗过来,天气这般炎热,喝一碗防暑吧。”


“有劳玉弦。”白永羲接过暑汤一饮而尽,祝羽弦又倒了杯茶给他,二人边喝边聊起了前些日子碰见的一些趣事,哪想几杯茶下去,白永羲还是断断续续出了一头的汗,他一身月色锦衣,银发用玉冠束在头顶,满脸不苟言笑的模样与汗水实在不配,祝羽弦伸手撩开他的刘海问道:“怎么这么不禁热?”


“你自己还不是一样,”白永羲拉住他的手道,“手心都是烫的。”


“我天生体温要比旁人高些,每年夏天都过的幸苦……若不是怕在白兄面前失了礼数,此刻早就脱了衣衫进池子泡澡了。”


祝羽弦反手握住了他的手指,笑着与他抱怨,那好似带着勾子的凤眸一抬,叫白永羲心都跳快了几分,他倏地松开了手去够茶杯,两眼盯着杯中的茶叶道:“去便是了,你我也是熟人了,哪有那么多避讳。”


祝羽弦闻言一挑眉,玩味邀约道:“白兄可要与我一道?我那池子大的很,泡上三五个人也是够的……”


“不必,玉弦你自己去吧!”白永羲果断截断了祝羽弦的话,“我在这里等你即可。”


“也好,这屋里棋棋书画样样俱全,白兄在此打发些时间,我去去就来。”祝羽弦朝他点点头,一边活动着肩膀脖颈一边往外边走,想来是直接往浴池去了。白永羲在他走后松了口气,他隐约觉得玉弦一直在勾引他,又无法确定,怕是自己自作多情,只得绷紧了神经与他相处,他对玉弦有不少好感,若是双方能情投意合……他倒也不介意同对方来一场成人间的恋爱。


小坐了一会儿,白永羲起身在屋内随意游览起来,这个房间不大,放置了棋桌、书架和许多乐器,还有一只白毛的鹦哥,而与他方才坐着的栏窗方向相对的那面墙前则竖着三片八尺高的屏风,除此之外便什么都没有了。


多少感觉有些奇怪。


整间屋子都很注重装饰布置,只有那边是空荡荡的,就好像是……为了方便活动一样。


这么想着,白永羲走过去摸索了一番,手上稍一用力,屏风便被挪开了,屏风背后,赫然联通着另一个房间。


说这是密室吧,似乎隐藏的太随便了,但普通的房间又为何要隐藏入口?白永羲皱着眉大致扫视了一圈,昏暗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就在他想要关闭屏风时,隐约的水声传入了他的耳中,随之而来的,是男人惬意的叹息声。


是玉弦。


白永羲忍不住走了过去,暗室右边开了一个挂了珠帘和白纱的门洞,白纱被红绳系起,一串串大大小小的玉石和珍珠垂缀成的帘幕后竟是一个方形的浴池!大约是没想过要从暗室进出,门洞前还放了一个衣架,上面凌乱地搭着祝羽弦脱下的黛蓝色劲装,在这些障碍物的遮掩下,白永羲只能勉强看到浸在水中的祝羽弦,纵然如此,那白花花的身子也深深吸引住了他的心神。

………………

……

下文请前往废文阅读(需注册)↓

http://sosad.fun/books/1400

评论(4)
热度(31)